股权结构频生波澜 江南农商行IPO梦何时圆

原标题:股权结构频生波澜 江南农商行IPO梦何时圆

正处于IPO进程中的江南农商行股权结构频生波澜。阿里拍卖平台显示,因股东常州新区捷斓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斓物资”)被法院查封,其持有的江南农商行股权被拆成逾20笔登上拍卖台,相关股权在前期拍卖无果后于近期进入变卖程序。11月24日,其中7笔涉及逾百万股江南农商行股权在拍卖平台成功交易,每笔涉及20.5万股银行股权,评估价分别为86.1万元,成交均价为71.75万元,相当于约8.3折出售。

天眼查显示,捷斓物资于2020年7月22日被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立案执行,执行标的1845.850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江南农商行堪称“拍卖台常客”,在阿里拍卖平台上相关股权拍卖/变卖记录高达1785条,还有12笔起拍价在13万-39万元不等的小额股权即将开始拍卖。

从股权结构来看,截至2020年6月末,江南农商行总股本92.81亿股,总计7107名股东,该行法人股东和自然人股东的持股比例分别为76.05%和23.95%;其中第一大股东为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99%,其余股东持股比例较低,股权相对分散。

在业内人士看来,股权频登拍卖台或为该公司上市之路平添不确定因素。2018年8月13日,江苏证监局公告收到中信建投证券关于江南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备案的申请,确认辅导备案日为2018年7月31日。时隔两年多,江南农商行上市事项未有新进展传出。

对此,该行董事会办公室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上市推进不确定因素有很多,但目前该行仍在正常推进上市。谈及公司股权频繁被拍卖的影响,该人士指出,相关股权占比公司股份总额不大,对公司整体影响不大。

值得一提的事,除了股权变动问题,今年以来,江南农商行还屡屡触碰合规红线,因开展同业投资业务过程中提供信用担保、网络安全工作严重不足等问题多次收到监管罚单。

公司官网显示,江南农商行成立于2009年12月31日,是由常州辖内原5家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新设合并发起设立的全国首家地市级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至2020年9月末,江南农商行注册资本92.81亿元,在编员工3900余人,营业网点210家,资产总额4057.18亿元,比年初增加171.07亿元,增幅4.4%。

2020年半年报显示,江南农商行上半年营业收入56.38亿元,同比微增5.08%,实现净利润18.71亿元,同比下滑6.15%。报告期内该行信用减值损失21.14亿元,同比增长近27%。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指出,增收不增利,主要还是成本、费用的上升,建议该行聚焦主业,深耕小微业务,探索出可持续的普惠金融服务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投资收益曾一度成为江南农商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2018年,该行投资收益达到59.61亿元,占营收比重达到66.2%,2019年,该项收入骤降至4.91亿元,占营收比重为4.74%;2020年上半年投资收益进一步降至1.89亿元,占营收比重仅为3.35%。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2020年7月发布的评级报告显示,2019年来,江南农商行投资资产规模有所压降,但部分投资资产暴露风险,投资资产面临的信用风险有所上升。截至2019年末,江南农商行债券投资余额占投资资产总额的45.97%,2019年来,随着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发,截至2019年末,江南农商银行持有的已发生违约的企业债金额合计3.1亿元。另外,在当前金融监管要求回归传统存贷款业务的环境下,该行投资资产规模面临收缩压力,需关注投资资产规模变动以及相关资产质量的变化对盈利水平带来的负面影响。